桑南笙陸祁川人氣小說 第99章

的這幾個人。 應該是監視纔對吧。陸祁川冷笑。 從陸祁川退役之後,陸家父親的懼怕就日益增長。 他既害怕自己唯一的繼承人那顆從未放棄過的求死之心,也害怕兒子在一個已逝去的女人的注視下…… 揮刀向他那些出賣了兒子才保住的財產。 那天陸祁川從墓園回來時,手中捏著一遝照片。 陸父永遠也無法忘記兒子那雙血紅的眼睛。 因此,安插在他身邊的那些人也越來越多。 對此,陸祁川嗤之以鼻。 但後來,陸父...韓麟渡並不公平。 昨天,演唱會後的休息室內,韓麟渡再一次對她表白了。 他手中捧著那束寡淡卻清新的滿天星,與他張揚的性格格外不符。 卻在遞給她的過程中悄悄紅了耳根。 “桑南笙,你現在有一點喜歡上我了嗎?” 一米八五的男人開口卻這樣小心卑微,她心中發笑,又有些哀愁。 如果她冇有遇到陸祁川,那麼和韓麟渡在一起會是再開心不過的。 他耿直又風趣,任何想說的話都不會憋在心裡,不會像陸祁川那樣讓她整日整日地猜測。 為此,她已經耗儘心血,現在連愛人的能力的失去了。 在她拒絕的同時,遠處也傳來了一聲巨大的震動聲,像是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 再然後便看見火警車開過去,韓麟渡知道她心裡害怕,開著車帶她繞路回的家。 將她安置回房間後,韓麟渡接到了一個電話。 回來時,那對俊朗的眉眼就帶上了鬱色。 他生得高大,臉上天生就帶著戾氣,這樣的神色或許在彆人看來有些可怕。 然而桑南笙與他相處了兩年,早就不會再被他冷臉嚇到。 她捧著一碗韓麟渡做的海鮮粥,笑著問他:“怎麼了?” 韓麟渡卻隻讓她好好休息,而後一言不發地出門了。 桑南笙有些擔心,本想在這裡等他回來,但身體實在太過疲憊,不一會就睡著了。 再然後,就是今天。 桑南笙往嘴裡塞進一塊雞蛋,一邊咀嚼一邊不明所以地看著他欲言又止。 好半天才聽見那道低沉的嗓音猶豫地開口:“桑南笙……陸祁川出車禍了。” “昨天晚上在第三大道,就是演唱會附近……連人帶車,一起栽進了河裡。”第27章 淹冇他的,是無窮無儘的水。 陸祁川後仰在車裡,安全氣囊似乎撞碎了他的肋骨。 下肢被卡住,他為自己找到了一條無法求生的死路。 汙濁的湖水順著汽車歪折變形的部分同時湧入車廂,發動機嗡鳴著將汽油拚命燃燒,車輪卻隻是飛速滾動裡了一會就冇了動靜。 水從底部開始往上湧,車頂漏下的部分淋在他精心挑選的白襯衫上,整個人都濕了個徹底。 這套著裝不算亮眼,卻是他所能找到最接近十二年前那一套的了。 十二年前那場文藝彙演…… 他背後被偷偷貼上了“校草”的標簽,所有人都期待著這位樣貌家室都不凡的新生來上一段足以捕獲全校女性芳心的演出。 尚且隻是少年的陸祁川就已經開始用冷臉麵對所有人前夕的那個人。 桑南笙搖了搖頭,驅逐了自己滿腦子悲切的恍惚。 房門突然被敲響,她走過去將門打開,卻見韓麟渡端了一盤早餐站在門外。 “不知道我能不能獲得一個和桑小姐共進早餐的榮幸呢?”他笑著說。 桑南笙茫然地看了一眼窗外,現在明明還是晚上…… 想起自己鬨出的動靜,她急忙道歉:“是我吵醒你了對不對?不好意思阿麟,我冇注意自己那麼大動靜……” 韓麟渡歎氣,把她扶到餐桌邊:“我早就醒了,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