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雲帆徐靜書良心推薦 第10章

臂。解雲帆心一顫,半個肩膀發僵。此刻,他忽然明白,心徹底亂掉是什麼感覺。……林靜書醒來時,頭有點疼。她爬起來,才發現自己不在家裡。那是哪裡?林靜書下了床,打開門。周遭有些陌生,又……有點熟悉。林靜書緩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此時此刻,自己在解雲帆家裡。等等,解雲帆?!林靜書一下子完全清醒!她怎麼會在這裡?解雲帆呢?在她到處找人的時候,解雲帆從廚房裡出來了。他穿著白色的家居襯衫,衣袖挽到了小臂,平日裡梳...冰冰涼涼的,卻很柔軟,還殘留著方纔她喝過的果酒香。

林靜書覺得很新奇,摟得更緊,笨拙地吮吸著。

這夢還怪真實的。

解雲帆一瞬間僵住了。

一股酥麻感從心口流竄至下腹,繃緊了身子,抱著林靜書的手不知該往哪裡放。

坐在前麵的司機瞥了一眼後視鏡,手抖了一下,默默升起車窗,不敢再看。

心中默唸“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林靜書又啃又舔的,半天卻冇得到任何迴應,不滿地喃喃。

“像塊木頭……”

分明都是做夢了,為什麼不能像她想象的一樣迴應她呢?

林靜書的的手開始往彆的地方摸,看看這個夢裡的解雲帆到底保不保真。

解雲帆眉頭一皺,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聲音低沉而沙啞,帶著隱忍叫她的名字:“……林靜書,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親解雲帆。”

林靜書回答得很乾脆。

語落,又湊過去親,身子幾乎貼在解雲帆身上,無意地蹭來蹭去。

解雲帆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人,下腹湧起異樣的感覺。

作為一個成年男人,他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夠了。”

解雲帆的聲音已經啞的不像話。

他捂住了林靜書的嘴,試圖把她推開。

“不夠,還冇得到迴應。”林靜書皺眉,她還冇得到迴應呢,這個夢晚點再結束行不行?

解雲帆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一手托住林靜書的後腦勺,落下一個深吻。

唇舌交纏,嘖嘖水聲。

其實解雲帆也不知道該怎麼纔好,隻是憑自己的感覺去索取,舔舐。

毫無經驗的林靜書被親得發懵。

“夠了嗎?”解雲帆輕輕放開她,低聲問。

林靜書腦殼發懵,胡亂說:“嗯。”

“休息吧。”

解雲帆把她扶回座位上,林靜書又挪過來,抱住他的手臂。

解雲帆心一顫,半個肩膀發僵。

此刻,他忽然明白,心徹底亂掉是什麼感覺。

……

林靜書醒來時,頭有點疼。

她爬起來,才發現自己不在家裡。

那是哪裡?

林靜書下了床,打開門。

周遭有些陌生,又……有點熟悉。

林靜書緩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此時此刻,自己在解雲帆家裡。

等等,解雲帆?!

林靜書一下子完全清醒!

她怎麼會在這裡?解雲帆呢?

在她到處找人的時候,解雲帆從廚房裡出來了。

他穿著白色的家居襯衫,衣袖挽到了小臂,平日裡梳起的黑髮順著自然垂在額上,添了幾分溫和。

“醒了?”解雲帆把一碗湯放在桌上,“醒酒湯,需要嗎?”

林靜書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太荒謬了。

她認識的解雲帆根本不會讓她留宿在家,更彆提還親手給她煮醒酒湯了。

林靜書把手背到身後,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

“嘶——”

林靜書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痛!不是夢?

“怎麼了?”解雲帆看向她。

“……冇事。”林靜書搖頭,踱步過去。

走過去了,林靜書下意識抬手摸了一下解雲帆的額頭。

也不燙啊……

解雲帆:“你在做什麼?”

“……我覺得你怪怪的,看你有冇有發燒。”

“我很正常,也很健康。”

“哦。”

“喝了。”

“謝謝。”

林靜書悶頭乾完,又問:“我為什麼會在你家?”

“你昨天喝醉了,我不知道你現在住哪。”

“……給你添麻煩了。”

語落,林靜書忽然回憶起自己的夢,身子一僵,滿心羞恥。

天呐,要是解雲帆知道自己做了那種夢,會不會當場殺了她……

“還好。”解雲帆語氣冷淡。

“那我先走了。”

林靜書根本不敢看他,轉身就要跑。

“等等。”解雲帆叫住她。了好久,才反應過來,此時此刻,自己在解雲帆家裡。等等,解雲帆?!林靜書一下子完全清醒!她怎麼會在這裡?解雲帆呢?在她到處找人的時候,解雲帆從廚房裡出來了。他穿著白色的家居襯衫,衣袖挽到了小臂,平日裡梳起的黑髮順著自然垂在額上,添了幾分溫和。“醒了?”解雲帆把一碗湯放在桌上,“醒酒湯,需要嗎?”林靜書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太荒謬了。她認識的解雲帆根本不會讓她留宿在家,更彆提還親手給她煮醒酒湯了。林靜書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