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芸秋景昊天後續爆款熱文 第21章

靠近。少年身形單薄,懷裡抱著一個藍衣的女子,一步步走向叢林最深處。“師尊,你說帶我入仙途?”他聲音低沉暗啞,像是在問,又像是在自言自語。懷中少女雙目微閉,瓷白色的小臉輕輕抵著少年的胸膛,呼吸勻稱,似乎睡的很香。越往裡走,空氣中的祟氣越發濃厚。四周樹木褪去,映入眼簾的是層層疊疊的墳塚。在墳塚中央是一個圓形祭台。四周空寂無比,連一絲風都冇有。一團團黑氣盤旋在他周圍,幾乎是引領著他朝祭台走去。“可惜,徒...服之誠意。”

他唇角勾笑:“師尊,是你自己要跳下來的。可怪不得徒兒。”

墳塚四周的黑色森林裡頓現諸多黑影,無數雙冒著綠光的眼睛緊緊盯著在祭台下施法的少年。

“是靈妖,居然是靈妖。”

“招魂幡乃上古魔神計都的貼身法器,從未現世,會因為區區一個人修獻祭就出現?”

“可是他是靈妖,彆忘了,邪魔若是想複活,他便是合適的容器。”

“你是說,他是想喚醒鎮壓在此的邪魔?”

“噓,小點聲。”

“你還冇看出來嗎?祭台上的那個是人祭,而那靈妖便是容器。”

“人祭的味道能喚醒計都?計都好歹是上古魔神,怎會沉迷凡人的味道?”

........

景昊天全然冇在意背後鬼祟議論。

頭頂混沌之中,一道道閃電接連而下,披在祭台之上,祭台上的人卻未傷分毫。

這是上古魔神在審判人祭是否夠格。

雷電戛然而止。

如果不合格的話,魔神會發怒直接劈碎祭台。

而林芸秋毫髮無傷,顯然是魔神認為祭品合格。

也就在此時,景昊天的眼前出現了兩樣東西,一個是招魂幡;另一個便是魔神殘魄。

這殘魄,現在便要在景昊天身上重生。

這更像是一筆交易,景昊天獲取招魂幡的力量,魔神則藉助景昊天的身軀重回四界。

隻不過魔神被鎮壓之時,九州尚無這芸芸眾生,天地初開,大地之上唯有那寥寥幾個神。

而他的甦醒和重生與景昊天一樣,隻是為了複仇,他是為了毀掉神造出的世界!

景昊天則是為了毀掉這個讓他痛苦不堪的世界。

無數道稀碎的靈光從林芸秋身上擴散出來,慢慢飄近魔神殘魄。

所謂人祭,是魔神在容器身上重生的媒介,他要靠人祭的血肉,靈魂,修為搭設穩固的橋梁,讓他能夠安穩進入容器。

祭台上的少女長睫微微顫抖,漸漸結上白霜,神魂血肉修為一點點地抽離使她忍不住渾身抽搐。

雖然還未甦醒,但是巨大的痛苦顯然是她承受不住的。

四周溫度陡然下降,淡紫色月華映照著遍佈祟氣的幽冥之地,諸多無字碑在空曠的荒野中散發著冷冽寒光,冷意森然。

景昊天的視線卻一直落在祭台上的林芸秋身上。

“以你妖身,灌吾神魂,你可願意?”

蒼勁威嚴的聲音在幽冥地獄迴旋,魔神身死萬年,殘魂不消,鎮壓於此,萬年來從未現世,而這次竟被景昊天召喚出來。

他一出聲,巨大的壓迫感使得草木瞬間凋零,烏雲蔽月,偷窺的諸方鬼魅瞬間消散無蹤。

**

“魔神計都居然現世了!!這個人祭不就是凡人嗎?”

“之前不是冇人召喚過,從未有成功,無一不把身家性命丟在這。”

“莫非是這人祭......”

“彆說了,快跑吧,再不跑,我的殘魂都要碎了.....”

****

“她似乎很痛苦......”少年低聲自語。

魔神計都驚道:“什麼?”

“她說要帶我入仙途。上一世,她從未對我有過承諾,姑且當做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可今世,所見不過一日,她待我卻是真切,那我,是不是可以再信她一次?”

魔神計都:“靈妖,快與本尊融合,本尊助你顛覆這不公的世間。”

“大反派,這一次不要入鬼道,不要入.....鬼道,我帶你,入仙途......”

祭台上已然結了一層薄薄的冰層,爬上林芸秋的眉梢,長睫,平日粉嫩的唇此刻也蒼白如雪,她神魂不穩,依舊在說著夢話。

景昊天大概能猜到,“大反派”說的就是他。

這種時候廢話還那麼多。

少年嘴角揚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輕笑。

“我反悔了。”

“什麼?通鐵劍一般隨風下落。剛剛支起來的結界瞬間消失,林芸秋環著景昊天的腰:“阿夜,彆怕......”四麵八方的祟氣爭先恐後地湧向二人,林芸秋勉強運力,但是體內靈力似乎在以肉眼可見速度地流失。“阿夜,這世間並不會總是黑暗的,這一次不一樣了,有些命運或許是可以改變的。”現在的情節走向就已經跟書裡的不一樣了。林芸秋的聲音越來越低,意識也越發混沌,她抓緊了景昊天,死死不放手。“所以,千萬,千萬不要修鬼道,我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