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芸秋景昊天後續爆款熱文 第20章

他。驚鴻劍迅速變大,踩在二人腳下,林芸秋雙手結印,額頭上冒出了絲絲汗珠。本來幽冥地獄就不是修士該來的地方,林芸秋一邊淨化者周遭的祟氣,一邊禦劍朝旋渦外麵飛。“是啊,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報的我的名字。要是遇到什麼困難,都來找我。這世間還是有需要值得珍惜的東西的。”林芸秋轉過頭,一時間,兩人四目相對。“比如說,還有我。”少女聲音軟糯,杏仁般的雙眸緊緊盯著少年。所以啊,趕緊把心中業障收一收,趕緊對人世...書中初期的景昊天幾乎冇有修為,這時候,他去幽冥之獄,那就是送死。

退一萬步,要是他真的走了狗屎運,利用祟氣修了鬼道,那不就意味著上一世的故事要重演了嗎?

她纔不想被大反派記恨上呢。

少女祭出驚鴻劍,靈光四溢,強行淨化了周遭的祟氣。

嘿,刷好感度嘛,這可難不倒我!

“阿夜,抓緊我。”

景昊天看著少女廢力淨化這周圍的祟氣,額角突突直跳。

她把祟氣淨化了,他拿什麼修煉?

看來.......

他手心蓄起靈力,剛剛吸收了些祟氣,正好拿這毒婦練練手。

“彆怕,我保護你。”

少女的氣息噴灑在耳際,景昊天手中靈力瞬間消散。

他一怔,喃喃:“保護?”

少年胸口驀然一熱,她冇有拋棄他。

驚鴻劍迅速變大,踩在二人腳下,林芸秋雙手結印,額頭上冒出了絲絲汗珠。

本來幽冥地獄就不是修士該來的地方,林芸秋一邊淨化者周遭的祟氣,一邊禦劍朝旋渦外麵飛。

“是啊,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就報的我的名字。要是遇到什麼困難,都來找我。這世間還是有需要值得珍惜的東西的。”

林芸秋轉過頭,一時間,兩人四目相對。

“比如說,還有我。”

少女聲音軟糯,杏仁般的雙眸緊緊盯著少年。

所以啊,趕緊把心中業障收一收,趕緊對人世間多些憧憬,不然遲早都要死這。

“跨擦”

腳下驚鴻劍發出陣陣嗡鳴,甚至還有一絲斷裂的聲音。

林芸秋心中一沉:糟了,幽冥之獄的祟氣太重了,驚鴻劍要承受不了了。

下一秒,林芸秋手中靈光也越來越弱,她隻覺得身子一重,竟徑直朝下墜落。

腳下的驚鴻劍也如同普通鐵劍一般隨風下落。

剛剛支起來的結界瞬間消失,林芸秋環著景昊天的腰:“阿夜,彆怕......”

四麵八方的祟氣爭先恐後地湧向二人,林芸秋勉強運力,但是體內靈力似乎在以肉眼可見速度地流失。

“阿夜,這世間並不會總是黑暗的,這一次不一樣了,有些命運或許是可以改變的。”現在的情節走向就已經跟書裡的不一樣了。

林芸秋的聲音越來越低,意識也越發混沌,她抓緊了景昊天,死死不放手。

“所以,千萬,千萬不要修鬼道,我帶你,入仙途........”

****

四周是黑色的森林,迷霧繚繞。

空氣中偶有的細微波動,一群蝙蝠低空飛過,哀鳴陣陣。

叢林深處,一片死寂。

那一片黑暗之中,出現了許多綠色的眼睛。

但是這群怪物紛紛躲在暗處不敢靠近。

少年身形單薄,懷裡抱著一個藍衣的女子,一步步走向叢林最深處。

“師尊,你說帶我入仙途?”他聲音低沉暗啞,像是在問,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懷中少女雙目微閉,瓷白色的小臉輕輕抵著少年的胸膛,呼吸勻稱,似乎睡的很香。

越往裡走,空氣中的祟氣越發濃厚。

四周樹木褪去,映入眼簾的是層層疊疊的墳塚。

在墳塚中央是一個圓形祭台。

四周空寂無比,連一絲風都冇有。

一團團黑氣盤旋在他周圍,幾乎是引領著他朝祭台走去。

“可惜,徒兒已經不信你了。”他淡淡開口,上一世,他為了能夠入青雲仙府,為了能拜她為師,洗髓換血,但換來的確實她一再欺辱和拋棄。

那一世他來鬼界取夜幽藤誤入幽冥地獄,不僅無法煉化祟氣,無法得到招魂幡的認可,更是被祟氣所傷。

可現在他定然不會重蹈覆轍。

他將林芸秋放在祭台之上,以血為媒,畫起繁瑣的陣法。

霎時間,一道閃電劃過烏壓壓的天際。

“以彼之血軀,獻祭魔神計都,以表我等臣被大反派記恨上呢。少女祭出驚鴻劍,靈光四溢,強行淨化了周遭的祟氣。嘿,刷好感度嘛,這可難不倒我!“阿夜,抓緊我。”景昊天看著少女廢力淨化這周圍的祟氣,額角突突直跳。她把祟氣淨化了,他拿什麼修煉?看來.......他手心蓄起靈力,剛剛吸收了些祟氣,正好拿這毒婦練練手。“彆怕,我保護你。”少女的氣息噴灑在耳際,景昊天手中靈力瞬間消散。他一怔,喃喃:“保護?”少年胸口驀然一熱,她冇有拋棄他。驚鴻劍迅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