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凜遠薑南禾人氣小說 第30章

不是?隨手拉來報複出軌物件的男人,竟然是渣男的死對頭。薑南禾也冇料到,愣了一瞬,還好麵上冇表現出異樣。她用指尖撥弄陸凜遠的襯衫釦子,馨香的呼吸噴在他喉結上,稍微放柔了腔調:“冇有呢哥哥,你是第一個。”薑南禾的聲音有種天然的溫軟,宛若江南徐徐吹來的柔風綿雨。陸凜遠掃了她一眼,並不往下追究,捉住女人不安分的手,隨意扯了下領帶,“換個地方?”坐上那輛黑色帕拉梅拉的時候,薑南禾開始有些動搖了。她冇說謊,這...又是給你送新包,又是載你來上班的,對你也太好了吧!還行啦,畢竟熱戀期,總得有點生活儀式感嘛。”

陳露挎著嶄新的香奈兒,笑靨如花,路過薑南禾旁邊的時候,餘光瞟了她一眼,不小心碰倒了她的保溫杯。

杯子滾到地上,發出巨大的噪音。

薑南禾撐起身子,眉一擰,冷著臉說:“誰弄的,撿起來。”

陳露放下包,無辜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冇注意呢。

麻煩薑老師自己撿一下唄。”

薑南禾分明看到她眼裡的挑釁與得意,二話不說,抓起隔壁同事的茶杯,毫不猶豫地朝著陳露那隻香奈兒上麵潑了一盅燙水。

陳露用力尖叫一聲,慌忙抓起紙巾,一頓手忙腳亂地擦拭,“薑南禾!這包是限量款,你知不知道有多貴!是嗎。”

薑南禾放了杯子,望著她冷笑,“一隻包而已,你多跟陸博嶼睡幾次,讓他給你買更好的啊。”

其他老師都在看著,陳露深知自己身份尷尬,除了使勁兒瞪她,也不敢還嘴,整張臉都氣綠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薑南禾已經頭昏腦脹,剛一出校門,就看到陸博嶼的跑車停在路邊。

陸博嶼也看到了她,見她無視自己轉身就走,連忙追了上去。

“嫵嫵,你去哪兒?”他伸手去拉薑南禾的手腕,被她甩脫了,“上次是我衝動,一下氣昏了頭,你原諒我好不好?”薑南禾不知道他又唱哪齣兒,被他攔了去路,冇好氣的掀起眼皮看他:“陸博嶼,我們已經分手了,讓開。”

說實話陸博嶼最喜歡她的顏,也是真舍不下她,本想說點軟話,突然看到她耳後多了塊新紅痕,當場就黑下了臉,“你還在跟那野男人見麵?”薑南禾不答,他眼中陰翳浮起,“告訴我是誰,我她媽要弄死他!你管不著。”

薑南禾難掩厭惡,加上她有點發燒,臉色好看不到哪兒去,“還是彆知道的好,我怕你承受不起。”

陸博嶼被她臉上的厭煩刺激到了,剛要發作,陳露在後麵叫了他一聲。

薑南禾趁機攔了輛計程車,直奔崇仁醫院。

這兩天醫院很忙,陸凜遠幾乎都在連軸轉,下班的時候,不住用手捏著眉心。

張豫安還在跟他討論手術細節,路過輸液室的時候,手肘碰了下陸凜遠,“誒陸院,那不是上次的美女嗎?她好像生病了,在吊針。”

陸凜遠聞聲向著輸液室掃了一眼,看到薑南禾窩在座椅上看手機,眉頭緊鎖,臉色很差。

她今天上班穿的雪紡上衣,下麵配著條黑色褶裙。

她身材很好,起伏有致,屬於男人都喜歡的那種,眼下這身偏知性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莫名尬了一瞬,這纔想起自己來這兒的目的。於是鼓起勇氣走到陸凜遠旁邊,把手機裡的二維碼亮出來。“那個……陸醫生,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嗎?”陸凜遠偏頭看向她,神色淡漠,語氣頗有深意:“昨晚不是叫哥哥,怎麽改口了?”薑南禾被噎了一下,半天不知道怎麽接話。陸凜遠卻已經略過她,坐進辦公椅裡,隨手拿起手術報告翻閱,頭也冇抬地說:“出去吧。耳環我讓人去找,到時讓陸博嶼捎給你。”聽到這話,薑南禾猛地一怔,臉色瞬間發白。...